花藝導師最重藝術造詣與個人風格

花藝有甚麼重要性?不妨留意散賣的鮮花與紮好的花束價格相差多少。曾幾何時,花藝是有錢少奶奶得閑無事才會去學的玩意,但自從中高檔花店開得成行成市後,在職女性與家庭主婦空餘時間仍然少不了 「學插花」 這個選擇,想開花店做老闆的,更是不得不學習花藝,以求為鮮花增值。花藝導師只要有足夠的藝術造詣與個人風格,不愁收不到學生。

女校男生
你大概也可以想像得到,大部分花藝導師都是女性。花藝學校 「花藝2000」 校長李錦章 ( Gordon ) 表示,對花藝有興趣的男士數目非常少,無論是他多年前學花藝,抑或現在執教鞭,花藝學生都以女性為主,現在的學生更有超過99%都是女士,他自己在行業中屬於少數派。

眼前的Gordon雖從事以女性為主的行業,然而外型和談吐卻絕不女性化。Gordon自言自小對藝術相當有興趣,但藝術種類多籮籮,為甚麼偏偏選中特別 「女性化」 的花藝?

作不完的歌

「全世界的植物有40萬種,單單是蘭花的種類已經數之不盡,很少有一門藝術會用到這麼多材料。除了花以外,花藝創作過程還會用到伴枝、草和葉,配合不同場景將這些材料重新擺設,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。花藝不斷有創新的空間,就像是作不完的歌,不斷可有新的作品。」

既然偏愛藝術,Gordon最熱愛的插花類型也是藝術插花。「我不愛受環境規限,插花應有很大的發揮空間,不一定要用盆或樽,可以嘗試更多的容器。試過加進石頭作材料,試過在沙灘創作,也試過將花插在樹上甚至人的身上。花材也可以隨意變化,發揮各自的特性。」

興趣還興趣,Gordon日常工作中創作得最多的還是花卉擺設,創作過的作品有過千種,包括藝術插花、結婚花球、花籃、襟花,腕花,絲花和乾花等。花藝的多姿多采除了在於材料及作品種類外,也在於風格之多,常見的有中式、美式、荷式、法式、日式、歐亞式和英式,果然叫人眼花繚亂。「目前最主流的三大潮流是美式、歐式與日式。日式插花著重線條的運用。歐式插花則著重線條以內的副空間運用和花型的實體,色彩方面則經常運用顏色鮮艷的花卉。美式插花流行使用白色花卉,日式則運用大量伴枝及伴葉,材料廣泛,連竹枝和鐵絲網都用得上,配搭更為多元化。」


學花藝 = 學審美觀

學習一門技能或許不難,但要精通一門藝術就是另一回事。作為花藝導師,Gordon認為花藝是一門易學難精的學問,有些人花了十年八載都覺得未能掌握到,就算已經學習多年,也沒有人能夠說自己已完全掌握插花藝術,「這像是一種運動,要不斷訓練,不斷認識。」

回想最初接觸花藝之時,Gordon並不能區分甚麼作品是美、甚麼是不美。學了一段時間才慢慢學會分辨。「學插花其實是在學一套審美標準,跟老師學習他的那一套標準。開始時未形成審美標準與眼光,容易覺得花藝難以掌握,當審美眼光漸漸形成之時,開始能夠分辨美與不美,自然就能插出更美觀的作品。」

然則,怎樣為之美觀?「如果一盆花放在任何地點都覺得美,那其實就是不美。每盆花都應該為特定的場合而設,配合環境的氣氛和背景顏色而設計。穿西裝或者穿睡衣都要看場合,同樣,一盆花如果放在廚房靚,放在球場靚,放在教堂又靚,那代表了這盆花沒有因應環境而設計。配合環境而針對某種用途設計的作品,才稱得上美觀。」

三成天分,七成努力

Gordon認為學習花藝三成靠天分,七成靠努力。多有天分都好,都需要花上好些時間練習。「通常學花藝的過程中,有時會覺得自己停滯不前,如果堅持練習,大約每年會出現一次突破,發現自己的審美觀和技巧突然變得『零啥唔同』。通常是因為練習多了,閱歷增加了,風格和審美觀都出現突破。」

怎樣可以保持不斷進步?Gordon認為秘訣是對自己不斷有要求,不滿足於「成日一個款」。為了尋找新意,他平日不忘參觀展覽,閱讀花藝書籍,也很重視教學相長。「學生常常問一些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,襯花可以這樣用嗎?伴枝可以那樣屈嗎?有時自己思前想後,再看參考書,倒覺未嘗不可。」

由最初開始學習,直到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審美觀,Gordon花了差不多10年時間。然而他遇過一些學生比較性急,只上了一兩堂,發覺沒有進步就放棄了;未能成功地培養部分學生的興趣,做導師的不多不少有點遺憾,他奉勸學生,「花藝不可能在短時間掌握到,需要多點耐性才能
掌握。」

學生背景 —— 為興趣 vs 為實用

說到學生,Gordon的學生中年紀最小的只有7歲,最大的有65歲,一般最常見的是28至45歲的女性。

花藝固然是一種藝術,對著眾多背景和性格不同的學生,如何因應學生的特點因材施教,也是一種藝術。除了為興趣而學習的家庭主婦和在職女性外,很多學生學習的目的是為了實用,希望學會花藝後可以幫助教會插花、為朋友婚禮製作花球,有些甚至打算開花店,因此有興趣熟悉整個花店的經營程序。

作為導師,面對學習目的不同的學生,就需要既熟悉花店各種實際運作,又要精通藝術創作。若導師曾有開辦花店的經驗,對於教學更是大有益處。Gordon教授花藝以前,就曾經與朋友合資開花店,後期有熟客想學習花藝和花店經營之道,他才想到開班教授有關課程。

現時Gordon已是兩間花藝學校的老闆,在各區都有學生,有一個業務伙伴和幾個職員。回想創辦花藝學校之初,那種「一腳踢」的辛酸卻不足為外人道。「以前每次舉辦花卉展覽,一晚之內要插好幾十盆花,相當吃力。鮮花不能預早插好,但一晚插幾十盆,狀態一定會慢慢下降,腦筋慢慢變『實』。好在現在有助手,有同行一起合辦展覽。」

競爭雖大 仍有生存空間

早於60至70年代,香港雖然有很多花檔,但仍較少中高檔花店,花藝只是少數人的玩意。一般人對鮮花包紮的要求不高,有關的書籍亦不太多,插花學校教的也只是較為簡單的技巧。80年代,中高檔花店愈開愈多,傳統英式花藝逐漸流行,到了90年代,由於傳媒經常介紹節日禮品,令花藝需求量大增,大眾對鮮花擺設的要求日高,花藝亦愈來愈講求變化,不再停留於傳統的英式花藝。以前鮮花貨源限於荷蘭、紐約、新加坡和泰國,現在則來自世界各地,以色列、南非、日本及台灣都有,伴枝的品種亦相應增加。在高峰時期,香港的花店數目約有千多間,經汰弱留強之後,現在數目維持在750間左右。

香港的花店之間競爭頗大,同樣,花藝學校也正面對激烈的競爭,不過Gordon表示,只要有獨特的風格,花藝學校總有生存空間。「學習花藝有別於學習駕駛。你學過駕駛,考到牌,就不會再學。但跟過一位花藝老師學習後,你可能會再跟其他老師學,嘗試了解不同老師的風格。」

新市鎮有需求

Gordon的兩間分校分別開在荃灣與馬鞍山,似乎都不是最旺的地區。原來Gordon過往在60多間教會辦過花藝課程,又去過會所和醫院開班,在各區都有學生。根據分布,新市鎮對花藝學校有相當的需求。「一般學生都希望在屋企附近上課,尤其有時上完課捧著花籃,不希望走得太遠。加上九龍與香港已有很多花藝學校,競爭很大,新界地區數量較少,競爭還未算太大,反而更適合辦校。」

從Gordon的分析,可以看到花藝導師除了要有藝術細胞與教學技巧,生意頭腦也同樣不可或缺,尤其在創業之初,選址、教學、入貨、宣傳、招生、賬目一腳踢,少點生意頭腦,怕且都不能應付。


六步製成結婚花球

怎樣將原來零碎的材料,變成完整的作品?

且看Gordon示範前衛式結婚花球的做法。

材料:花球托、泥球、花剪、橙提子、紅鐵樹葉、蕙蘭、木白合、沙巴葉和紅木白合枝。

1. 將花泥放於花球托上,伴枝打橫插於泥上。
2. 將沙巴葉四面八方插上
3. 插上深紅色的木白合,位置集中在底部的沙巴葉之上。

4. 主花出場,Gordon插上經過加工的蕙蘭。蕙蘭的花莖比較彎,需要事先剪短,用膠紙駁上玫瑰莖。
5. 將修剪好和黏貼好的紅鐵樹葉插於較空的位置上

6. 最後插上碎花橙提子,作為陪襯。
7. 作品完成。以結婚花球來說,這花球的造型、色彩與線條果然前衛,特別適合有型有格的新人。



贊助商廣告